肆清旋。

懒癌晚期,cp洁癖严重

「All叶/莫叶」烟火

#all叶成分有但是主要还是莫叶#
#就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内心中对莫叶的向往#
#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#
#ooc注意,喜可k#
#扩列吗扩列吗扩列吗#



某一天早晨,兴欣众人都十分安静的把手头的训练做完,时不时的还要往一人的脖子上瞟一眼。他们的队长——叶修,一夜之间脖子上多出了几个红印。方锐皱着眉头问来问去,却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干脆趁叶修不注意时拍了张照,发到一个讨论组中。

海无量:你们到底谁这么丧心病狂对我的叶修下手了!!!
海无量:[图片.jpg]
夜雨声烦:woc!!方锐你这个变态对我的老叶做了什么!!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可是犯法的!你是有多饥渴啊?!居然对老叶下手了!说好的公平竞争呢!!快来跟我PKPKPKPK!不虐爆你我就不姓黄!
索克萨尔:呵呵。
王不留行:呵呵。
一枪穿云:呵呵。
海无量:你们有毒吧??是我干的还会来问你们吗?!!到底是谁快点站出来!是谁玷污了我神圣的叶修!!
夜雨声烦:昨天我都在训练好不好!原本打算约老叶一起去玩什么的,谁知道突然就改变了行程啊!我后悔了!快让我回到昨天吧!!我一定不会留下来训练的!
索克萨尔:蓝雨昨天都在训练,所以不是我们。
王不留行:也不是我……
一枪穿云:……不是
索克萨尔:或许是你们兴欣的人吧!呵呵。

方锐看到新回复的时候不禁愣了愣,然后迅速打量起周围的人来。包子,老魏这两个人昨天跟自己厮混在一起所以不可能。安文逸,罗辑,乔一帆这几个小家伙没那个胆量所以排除……认真一个个数着的方锐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漏了一个人。
午后,叶修难得不坐在电脑面前刷荣耀,他整理好衣服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。陈果好奇的问了问叶修打算去干什么,只见叶修随意挥挥手——“散步。”
而事实上,叶修出去并非是普通的散步。他是出来约会的,当然,他周围的人谁都不知道。戴着帽子的那人正安静的站在树下等着,叶修也不慌不忙,慢腾腾的挪到那人身边。
“等很久了?”叶修问。
“没有。”那人答到。
习惯性的握住那人偷偷伸过来的手,手心冰凉的触感让叶修微微一颤,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也没再说什么。虽然并不是因为他不听。
跟他在一起了人,或许谁也想不到是那个安静的莫凡吧。他们已经交往了挺久,只不过一直没有说出来。是谁先表的白叶修也记不太清了,顺理成章的便交往起来。
牵手,拥抱,接吻,做爱,该做的他们都做过了。因为昨天上午不小心被方锐亲了一下,晚上不免又是一番折腾。今早脖子上的吻痕被发现的时候很是尴尬,掩饰着颤抖的尾音胡乱混过去了。谁知道莫凡居然嫌事不够大又硬要他去约会。
现在的年轻人啊……
愣着的瞬间被莫凡轻轻拉了拉,示意他该走了。
“你很冷吗?”
“是你的手太冷了。”叶修微微摇头。
又是一阵刺骨的风,叶修整个人颤了颤。最近天气也太让人烦躁了,昨天热得不行今天就冷得不行。所以说他还是没搞懂这种时候出来干嘛,最最最最佳的选择不应该是待在训练室打荣耀吗??
显然莫凡并不是这样想的,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条围巾来,认真的帮叶修戴上。这倒是让叶修笑了,准备得这么充分也不好抱怨什么,何况眼前这个满脸淡然的家伙是自己最喜欢的人啊。
两个人随意的逛着,就是那一会儿时间就到晚上了。莫凡把叶修带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去了,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,叶修左右观望还是看不出有啥特别的。
“怦——”骤然是一阵巨响,夜空瞬间变得明亮起来了。
烟花。五颜六色的烟花。一瞬间齐齐出现在黑夜中。砰砰砰的连续绽开,颜色的交杂让人完全无法分清楚到底是放了多少个。
“叶修。”莫凡突然偏过头对叶修说着。
“生日快乐。”他翻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打开,里面是一对银色的对戒,看不出来有多贵重却夺走了叶修的所有注意力。
叶修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
莫凡拿出其中的一个后牵起叶修的手,轻轻的将戒指戴在无名指上,低头落下一个吻。
在莫凡的一生中,最幸运的莫过于遇到了叶修——那个曾经不停摧残他的君莫笑。
感谢曾经遇到你。
那个希望我加入兴欣的你。
“莫凡……你……”叶修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,有什么涌上心头,抛开了一切的不安。他曾经也在忐忑不安中徘徊,害怕那个人会因为自己的年龄、不好的习惯就离开自己。而现在他终于不再害怕了。
这种感觉大概就是爱吧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莫凡说。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叶修答。
莫凡微微勾起嘴角。
你终于真真正在的属于我了。